263981小说(陆凉城顾眠眠)-263981免费看

陆凉城顾眠眠主角小说
陆凉城顾眠眠是作者陆凉城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从前,自己咳嗽两声陆凉城都会紧张很久。如今,她快身死,他却一点也不在乎了。“你,身为皇后要大度。”阿眠,我只爱你一人,也只会有你一人的孩子。”曾经的誓言如今还历历在目,可曾经说着话的人却开始劝我要大度。义朝四年,永贤宫。......

小说《263981》在线阅读

从前,自己咳嗽两声陆凉城都会紧张很久。如今,她快身死,他却一点也不在乎了。“你,身为皇后要大度。”

阿眠,我只爱你一人,也只会有你一人的孩子。”曾经的誓言如今还历历在目,可曾经说着话的人却开始劝我要大度。

义朝四年,永贤宫。

我躺在榻上,看着李御医神色凝重的收回手,迟疑开口。

“皇后娘娘,您的病愈发严重了,若这般下去,恐怕撑不过三个月……”

我沉默了半刻,语气平静的吩咐:“开药吧,我再吃些时日。”

“若陛下知道……”

我打断他:“先瞒着他,前方战事吃紧,不要让这种小事打扰到他。”

“紫素,送李御医出去。”

待御医走后,我将放凉的药一饮而尽,怔怔的望着窗外飘然落下的雪花。

自我嫁给陆凉城,每年在我生辰这天好像都会落雪。

也许今天真的是我最后一个生辰了。

但不知为何,我的心情却很平静。

也许是见过太多生死,连自己都早有预料吧。

前朝皇帝昏庸无道,惹得民不聊生,天下大乱。

兵荒马乱的年代,人命如草芥,我的爹娘便是死在了乱兵围城之下。

‘满堂珠玉,富甲天下’的首富顾家,如今便只剩我和弟弟顾辰两人。

当时起义军有好几支,但唯有陆凉城成功推翻前朝自立为帝。

但天下未平,他仍征战在外,已有一年。

不知今年还能否回来与她一同过年。

若是再不回来,恐怕再无相见之日……

一想到这,我心里就涌上难言苦涩。

就在这时,去传膳的紫素一脸惊喜的跑了进来。

“娘娘,胜了!我们胜了!”

我猛地起身,眼底涌上喜悦,不敢置信的问:“前线的战报传回来了?”

紫素摇了摇头:“是陛下带着将士们入城了,不出一个时辰,便能回宫!”

听到这个消息,我突然紧张起来。

我抬手抚上自己的脸颊:“我……我脸色是不是不太好?”

岂止是不好?

即使殿内烛光昏暗,也能看出这张清瘦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紫素脸上喜悦一顿,忙说:“奴婢给您上妆。”

我刚在梳妆台前坐下,就想起了什么。

“让人去吩咐御膳房,晚膳多做一些。”

“是。”

我稍稍放了心。

没过多久,沉重的脚步声与盔甲发出的碰撞声由远至近,房门“嘎吱”一声,被人推开。

我回过头,看到来人后眸中一亮:“阿城,你回来了……”

来人正是我的夫君,义朝开国皇帝,陆凉城。

他身上还带着外面的几分寒气,将手里的锦盒随意放在桌上,声音清朗:“你的生辰礼。”

我微微一愣,心中暖流激荡,没想到他回来的第一句话是这件事。

没看锦盒,我先走上前替他卸下盔甲,服饰他换上常服。

等到落座,我才小心翼翼的打开锦盒,看到盒中之物后却笑意僵住。

盒中是一条绣着梅花的白色丝帕,一根发丝静静的躺在上面,异常显眼。

我定定看了那锦帕几眼,又定定看了他几眼。

他再怎么样也不至于用别的女人的物件来敷衍我,看来只能是替他准备礼物的女人在对我宣战了。

我的胸口一阵钝痛,合上了盖子。

“陛下的心意,我收下了。”

陆凉城不悦的蹙起眉心。

多年夫妻,他自是听出了我话里的不悦。

“你若不喜,我明年便不送了,你想要何物,就自行去国库选,或者找内务府拨钱去买。”

说完,他就站起身走进寝殿。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我嘴唇轻颤。

明年?

我哪还有明年?

紫素紧急张罗了一桌好菜,都是他爱吃的。

尽管不高兴,他还是留下来吃饭了。

用膳时,我几次想开口告诉他我的病情,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

陆凉城察觉到,侧头看着我:“有事?”

我放下筷子,尽量想用平静的语气告诉他。

“我……我病了,如今战事结束,阿城,你能否多陪陪我?”

谁知,陆凉城听了后脸上骤然笼罩上一层寒霜。

他说:“顾眠眠,你何时也学会了用这种手段?”

>>>>>>>>>>>>>>>>>>>

"第二章 "

雪风带着刺骨的寒意从窗户吹进来,冻结了我本来忐忑的心,寒冰彻骨。

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是这个反应。

他皱眉瞟了我一眼:“以往你随我东征西战时从未见你病过,如今你在宫中享福,竟也能弄出一身病来?”

陆凉城的语气带着训斥和不满。

我这一刻,心里大概如针刺般疼。

我看着他,声音像从喉咙眼逼出来的:“你若不给,我便是争来宠爱,又能如何?”

陆凉城面色骤然冰冷。

他撂下筷子,吓得紫素和其他侍女下饺子一般跪了一地。

我就这么坐着看着他,最终,他也只是站起身大步离开。

我望着没动两口的菜,眼眶不争气的泛了酸。

从前,自己咳嗽两声陆凉城都会紧张很久。

如今,她快身死,他却一点也不在乎了。

这一夜,我躺在冰冷的床上,睁着眼到了天明。

第二日,我早早起来。

紫素替我端来热水净手,温热的水让我冰冷僵硬的身子稍稍回暖了一点。

“娘娘!”

突然,紫素惊呼一声。

我才恍然发现,我低着头,竟流了鼻血,滴在白色的缎布上。

紫素连忙拿出自己的手帕给我捂住鼻翼。

一张手帕染尽了,血还未止住,慌忙中,她拿起桌上的丝帕给我捂住鼻翼。

一股呛人的胭脂味扑鼻而来,呛的我忍不住咳嗽。

这帕子,那女子也许还贴身用过。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便泛起恶心。

我俯身干呕,将自己折腾的浑身冷汗。

良久,才缓过来。

“拿火炉来。”

紫素不明白为何我要烧了陆凉城送的丝帕,但又不敢违抗命令,磨磨蹭蹭的取了火炉来。

我毫不犹豫将两块丝帕扔入赤红炭火中。

黑烟升起,一股刺鼻的异味在殿内弥漫。

下一刻,陆凉城满含怒气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你又在发什么疯?”

他沉着脸,大步走到我身前,突然脸色一变。

“怎么有一股血腥味?”

我身子一僵。

随即若无其事的说:“你闻错了。”

陆凉城眯起眼,危险的看着我。

我知道,他此刻不耐烦至极。

可我又何必跟他说,说了也不过再得到他一句‘手段真多’罢了。

我淡淡问:“陛下今日怎的在这个时辰过来?”

听到我的话,陆凉城这才回神:“我有事要与你说,年后我要封一女子为妃。”

许是意识到自己此举不妥,他的眼神有些闪躲,就连语气也缓和了不少。

我怔怔的看着他,胸口仿佛被一个无形的大石压住,喘不上气。

我声音晦涩:“是哪位大臣的姑娘?”

“她……她虽是一名身份卑微的女子,但她于我有救命之恩,而且服侍我时,清白干净……”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他这不是封妃,是把整个皇室的名声车扯下来践踏。

陆凉城不悦:“皇后,我并非是在与你商量,你只要照办。”

他神情声音强硬至极。

我看着他,像是明白了什么。

如若只是想要偿还救命之恩,可以赐她宅子,银两,田地铺子。

可他选择了封妃。

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我闭了闭眼,嘴唇颤抖的说不出话。

半响,我起身伏地,向陆凉城行了一个大礼。

“身为皇后,我认为此事不妥,对外有辱天家名声,对内难从礼教,请陛下三思。”

我跪在冰冷地上,面前的男人沉默着。

我看不清他的神情,只有一道冰冷的目光射在我身上。

久久,他才说:“她怀孕了。”

>>>>>>>>>>>>>>>>>>>

"第三章 "

陆凉城的话犹如一道惊雷劈在我的心头,让我到大脑一片空白。

我一点点抬头,看着他脸上毫无掩饰的厌烦,血液一点点冰冷。

陆凉城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语气冷厉:“我绝不会让我的孩子流落在外。”

“顾眠眠,你身为皇后,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也许我的脸色过于惨白,他的语气放缓了些许。

“你,身为皇后要大度。”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

我还跪在原地,寒意从膝盖渗入,凉透了心。

“阿眠,我只爱你一人,也只会有你一人的孩子。”

曾经的誓言如今还历历在目,可曾经说着话的人却开始劝我要大度。

他怎么就如此迫不及待?怎么就不能让我在死前,对这份感情保留最后一丝期待?

我心中悲恸万分,竟一口黑血喷出。

紫素大惊失色,连忙扑上来:“娘娘!您怎么样?奴婢去叫李御医!”

她正要向外跑去,我抓住了她的手。

“不必传唤李御医,去熬药吧。”

我心底已经浸满了绝望,连死恐怕也是一种解脱。

紫素怔怔看着我,终于忍不住低声哭了起来。

药还未熬好,太后便派人召见我。

走入慈宁宫。

太后一身华服坐在高位上,头上戴满了金钗。

她本是普通农妇,成为太后,恨不得将所有的好东西都穿戴在身上。

看到我,她怒骂道:“你死哪去了?这么晚才来?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眉眼低敛,轻声道:“是臣妾的错。”

从我嫁入陆家第一天,她就看我不顺眼,孝大于天,我无法反驳,只能服从。

太后翻了翻白眼,又开口讽刺:“整天一副死人样,看见你就反胃。”

“你给我听好了,竹儿怀有身孕住在别院我不放心,你给我亲自去接她,务必要小心,若是伤了我宝贝孙子,我饶不了你!”

我脸色一白。

“太后,请您三思,那女子决不能入后宫……”

我话还没说完,她猛地起身,朝着我啐了一口。

“我儿现在是皇帝,别说是一个妃子,就算是皇后,想给谁就能给谁。”

“你这肚子这么多年也没有一点动静,不能为阿城生儿子,怎么还有脸霸占着他不放!”

我惊呆了。

这一句句都犹如刀子一样,在割我的心,放我的血。

自我与陆凉城成婚以来,我自认做到了最好,对太后万分孝顺,无论她有什么要求,我都会尽力满足。

即使如此,太后对我还是一万个不满意。

她大骂一通后还不够出气,指着我说:“你给我跪在这!”

我心里涌上一片凄凉,垂下眼帘,沉默的跪下。

就在这时,殿外传来声音:“陛下驾到。”

我转过头,看着走进来的陆凉城却愣住了。

他的身边跟着一个陌生女子,一手扶着腰,一手挽着他,眉眼间流转着媚意。

是她,我瞬间反应过来,这就是那个女子竹儿。

而我和她的初次见面,一人依偎在陆凉城怀中,一人跪在地上。

可无论是太后,还是陆凉城,都未开口让我起身。

陆凉城揽着她,视我无物的从我身边走过,向太后请安。

我心底狠狠一痛。

那竹儿不过片刻就将太后哄得开怀大笑,加上陆凉城,三人如同一家人一般。

我看着这一幕,只觉得荒唐又凄凉。

终于,我听见陆凉城说起了我。

“她缘何跪在此地?”

太后一听,立刻捂着胸口,满脸痛苦。

“哎哟,还不是你娶了这么一个不孝的媳妇回来,一直顶撞我,都快把我气死了!”

我从不会顶撞太后,陆凉城是知道的。

但他并没有拆穿,而是转头看向我。

“既如此,你便跪到殿外去,待母亲高兴了你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