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梅香如故最新章节(阮来烟沈怀瑾)-阮来烟沈怀瑾全文

阮来烟沈怀瑾主角小说
梅香如故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梅香如故》阮来烟沈怀瑾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都市小说对着铜镜粗略整理衣裳,我吱呀一声打开房门,心知这货该是在花园处的静心亭等我,果然一到花园便远远瞧见一抹红色的身影,走近了看,果然是我们的朱小侯爷......

小说《梅香如故》在线阅读

对着铜镜粗略整理衣裳,我吱呀一声打开房门,心知这货该是在花园处的静心亭等我,果然一到花园便远远瞧见一抹红色的身影,走近了看,果然是我们的朱小侯爷,一身蛟龙纹黑边暗红圆袍,眼角略微上挑斜飞,俊朗中又带着一丝痞气,八月桂花香,亭子,鲜衣少年,实在赏心悦目。

然而,这厮一开口“矮子,听说你真从天香楼拐了个面首回来?哥哥我来看看你屁股有没有被阮叔打开花”白净面皮上还肆无忌惮扬着幸灾乐祸的笑容,让我看的想去我老子书房抄出流星锤,捶死他个欠不登的。

“谁是矮子?谁是矮子?你才矮子,你全府都是矮子,我六尺了!六尺了!”我气的打了他好几下。

待他笑完,我一脸幽怨看着他“小侯爷笑完了吗?”

这厮一看我脸色有变黑趋势,忙一改脸色,正经“好好好,不笑你了,说说吧,那日怎么回事”

我耷拉着脑袋,把那日的前因后果,包括我把太子压在身下,扒他衣服的事一五一十的讲给他听,讲到太子说要与皇上禀明赐婚时,朱清德脸色才终于变了。

“他不会真要娶我吧”我怕的要死。

朱清德沉默半响,很少见他一脸严肃一本正经的蹙着眉说话。

“君无戏言,太子殿下既然已经开口,定然是要赐婚的”

我闻言无力的趴在桌案上,生无可恋。良久,我们都沉默着,直到我老子一脸凝重来静心亭,我从未见过他这般表情。

他一撩衣袍,缓缓坐在我旁边的石凳上,沉凝片刻,终于开口“阿烟,今日早朝,陛下说,要将你…赐婚与太子殿下,说是殿下亲自向陛下求的婚”

我缓缓将头转个方向,慢慢坐直“你怎么不与陛下说,你女儿不做侧室更不做妾…”

“太子殿下求的便是,将你八抬大轿娶进东宫…为太子妃”

我惊的一时半刻说不出话,片刻磕磕巴巴道“可,可不是说他与那吏部尚书的嫡长女徐若昭两情相悦…”

“若非你言行无状,做事荒唐,陛下定是要将你赐婚于太子殿下,你是沛国公府的嫡小姐,更是沛国公唯一的女儿,沛国公府自十年前平川大捷,更是救了陛下一命,声望日隆,民心所向于沛国公甚至高于陛下…”朱清德缓缓道,后半段却不再说了。

从古至今,功高盖主者唯有三种下场,第一种实力较弱,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被君主杀之。第二中实力较强,就算坚持时间较久,但是最后也是一个下场。第三种便是黄袍加身,自然我老子是不会这么干的,他就是个忠心的傻子。

我心里也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也清楚等待沛国公府的唯有第二条路,若皇帝想要控制打压我老子,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我这个独女娶回他们家,我的日子性命都在他们手上,他们才放心我老子不会哪天起兵造反。

而最好的抵御方法就是我荒唐无度,不顾名节,这就是为什么我天天上蹿下跳我老子睁只眼闭只眼的原因,皇家是不会主动要一个荒唐无度不顾名节的儿媳妇,除非…

除非我把太子压在身下扒衣服,且太子还苦求赐婚,陛下本就有此意,苦于我太上不得台面,主动赐婚实在没有脸面,那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此番正好,瞎猫碰上个死老鼠歪打正着,我就那么巧的,真的要成太子妃了。

事已至此,就算朱清德肯牺牲自己后半生的幸福生活跪着向求陛下收回成命将我赐婚给他,也无济于事。

再说我与他只有从小到大的情分,宛若血浓于水的亲情,没有半分男女之情。

我只好默默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赐婚旨意之后每日都有管教礼仪的嬷嬷上门服务,把从小就没有礼仪的我整的叫苦不迭。

“阮小姐…真没想到,你的礼仪这么糟糕,这么差劲,这么业余!”管教礼仪的倪嬷嬷恨铁不成钢,整的我整日垂头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