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归来虐渣小说(纪念卿傅天行)免费阅读作者霸总小娇妻小说

纪念卿傅天行主角小说
《五年后归来虐渣》是一部当下热门小说,为您提供纪念卿傅天行小说五年后归来虐渣阅读。五年后归来虐渣该小说讲述了:父母被害,家产被吞,纪念卿被贱卖折磨......谁想她五年后归来一转身成为了A国最不可高攀的战神!没人相信她的身份。“战神?你就是一个为了钱可以爬别人床的贱货!”全球第一集团的掌权人怒了。“她只睡过我!”......

小说《五年后归来虐渣》在线阅读

“这,这难道是军装?!我也在报道上看过,这衣服可不一般!能防火防水仿蚊虫定要不说,穿起来还透气极为舒适,万金难求一件!”

纪念卿不语,这些人不知道的是,她这件衣服是战神特制的,不仅可以防火防水,还可以防刀刃,是真正的有钱都买不到的“名牌”。

“纪夫人,你不会连军装都不认识吧?”

周围不乏看好戏的人,出声戏虐道。

梅年华一张老脸登时一阵青一阵白,这么一比,反倒是她跟纪芸芸落了下成!

可恶,她怎么会有军装?

一定是从哪里偷来的!

梅年华气不打一出来,扬手就要打她。

“小贱人……”

纪念卿紧攥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扇了过去,力道之大让梅年华整个人飞了出去。

“今日,既然我回来了就会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纪念卿盯着主位上气急败坏的纪黍来,眼底是从未有过的冷意:“安暖和黎明在哪里?”

 

“反了!反了!!”

这个小贱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看这眼前的闹剧,纪黍来重重的拍着椅背,气得直抖,这场宴会至关重要,绝对不能出差错。必须把纪念卿赶走!

他深吸一口气,故作痛心疾首的看着她:“纪念卿你当年轻佻淫贱,为了钱卖了自己的身子跟野男人跑了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敢大逆不道的殴打长辈!我纪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败类?!”

简直无耻至极!

纪念卿眼神彻底冷了下来,宛若三尺寒冰:“纪黍来,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我心里都清楚!若不是你占我家产,迫害我弟妹,把我逼上绝路,我又怎么会回来?”

她话音微顿,眼中染上嗜血的杀意:“纪家以后如果有什么变故,也都是你们自找的。”

她声音字字泣血,眼神震的周遭的人都不由禁声,看向纪黍来的眼神也变了味。

纪黍来占据纪家家产的事情他们是都都知道的,当时就有人对纪黍来的所作所为不满,只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些内幕?

“我只问一遍,黎明和安暖在哪!”

纪黍来被这眼神震的向后退了两步。,却没敢出言责怪。

“纪黎明是我纪家的人你没权利过问……”

话音未落,纪念卿如同闪电一般,一脚朝纪黍来踹去,快的让人捕捉不到身影。

“啊——”

一声惨叫,纪黍来呈抛物线摔倒在梅年华身边,

“别打了别打了,我带你去!”

看着纪念卿如同煞罗一般走了过来,梅年华吓得身子直打颤,声音都带着哭腔。

一行人走了近十分钟,纪念卿才见到了纪黎明。

男孩只有八岁,瘦小的身子明显的能看出营养不良。

他脏兮兮小脸蛋正透过橱窗小心翼翼的看她,过了半响,才试探性的叫了叫了她一声:“姐姐?”

刹那间,眼泪从纪念卿的眼中溢了出来。

纪黎明住的是一件杂货间,里面的破旧满是灰尘,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

她声音发颤轻轻应了一声:“姐姐回来了,姐姐带你去住大别墅好不好?”

男孩眼睛慢慢变亮,重重的点了点头。

纪念卿侧目,擦掉眼中的泪水。她走的时候,黎明只有3岁,她不敢想这么多年黎明是怎么过来的。

纪黍来!

他霸占了他们家几千平米的别墅,那么多空房间都不肯让出来给他弟弟住。

前所未有的愤怒几乎占据了她的理智。

她转头近乎牙切齿的问:“安暖呢?!”

黎明尚且如此,安暖那么弱的身子又怎么能扛得住!

梅年华见状立马道:“安暖住在主屋,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见她!”

没多久,几人就来到了纪安暖的房间,那房间大而明亮,纪安暖坐在轮椅上,皮肤白皙的像个瓷娃娃。

“安暖。”纪念卿声音发颤。

闻言,纪安暖这才转头看见了纪念卿一行人,短暂在的震惊在她眸中一闪而过,她不确定的试探道:“姐姐?”

纪念卿应声点头,心中却觉得奇怪。

安暖住在主屋,为什么黎明住在杂货间?

没等她询问,哽咽的声音响起,纪安暖仰着白皙的小脸,两行清泪止不住的流:“姐姐能回来真的是太好了,我,我真的好没用,是我拖累了姐姐和黎明……”

纪念卿的眼神软了软,她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道:“你能撑到现在就很好了。”

安暖跟黎明能在纪黍来手下活到现在就很不容易了。

归根到底,一切都是纪黍来的错!

一旁,纪黍来在外敢怒不敢言,过了片刻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眼神骤然亮了起来,立刻吩咐身旁的下人:“快,去请原大人来!”

原大人可是认识战神大人身边副手,他就不信原大人来了都治不了这个小贱人!

等纪念卿与安暖和黎明出来的时候,原盛天刚刚到。

他一来,纪黍来就像一只哈巴狗似的凑了上去:

“原大人,你可算来了!您是知道的,今日是我五十大寿,就连战神大人身边的副手,都要来参加我的寿宴,可是这一切都被这个小贱人给毁了,你说万一那位大人生气可如何是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暗戳戳的看着纪念卿,恨不能将其大卸八块。

原盛天?

纪念卿微微蹙眉,觉得和这个名字有些许耳熟。

原盛天年近四十,从前线退下后略微发福,甚至凸显出个啤酒肚,倨傲地站在一旁满脸不耐烦。

直到听到自己的顶头上司要来的时候,神色这才摆正了几分,转头看向纪念卿。

他跟纪念卿差了不知道几个等级,平日里的别说战神了,就连战神的副手都见不了几次,根本不认识纪念卿是谁。

只把纪念卿当成个普通的小姑娘,立刻出声斥责:“就是你敢扰乱寿宴?你可知要来的那位大人是何等的尊贵!还不赶紧跪下给纪家主致歉!”

呵。

“你不分青红皂白,不问事情缘由就妄下定论,你可还配做一名士兵,做一位指挥官?”

她怎么知道他是指挥官?!

原盛天被她的眼神震的愣在原地。

这……这真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能有的气势吗?

“原大人?”见原盛天久久不动手,纪黍来有些着急。

猛的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吓住了,他顿时有些气恼:“既然你如此不知悔改,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说完作势就要出手。

找死。

纪念卿红唇不屑勾起,二话不说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

一声巨响。

周围的椅子凳子都没能幸免,被撞成碎片。

四周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她怎么……怎么敢这样做?!

纪念卿又将眼神放到了纪黍来身上,吓得他连连退了几步:“小贱人,你敢动我,战神大人不会放过你的,一会战神大人的副手会来参加我的寿宴……”

“……?”纪念卿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像是看傻子似的看着纪黍来。

纪黍来却以为她怕了,滔滔不绝吹起他跟战神大人的交情。

“纪总,门口停了一辆直升飞机……是贵客到了!”

话音落地,门口走进来了一个身材高大,面容俊秀的男子。

“哈哈哈是林大人到了,你完蛋了!纪念卿!”

一旁的疼的爬不起身原盛天,见状立刻激动的冲林复告状:“林大人,您快帮我收拾这个小贱人,都是她把我打成这个样子的。”

 

纪黍来和梅年华两也激动万分。

全然没看见林复一点点黑下去的脸:“小贱人,你若是现在跪下求饶,自废双腿我还可以饶你一命,不然休怪我无情!”

“老爷你太心善了,让我看这种禽兽不如的逆子,就该扒皮抽筋!省的再出去祸害别人……”

这话还未说完,林复眼中的杀意再也控制不住,以迅雷不及掩耳,一手一个将二人摁倒在地,伸手握住他们的脖子,按压他们的大动脉。

“你们……竟然敢辱骂这位大人!”

什么……什么情况?

周围的几人顿时吓傻了,一动不动的,像是被点了穴一样,只有眼中的惊恐抑制不住的往外蔓延。

林长官怎么会帮那个小贱人。

他们想破脑袋都想不通,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一定是那个贱人在外边的时候傍上了金主才会如此!

难怪她能穿着军装。

原来纪念卿是爬上了这种大人物的床啊!

想到这里,他们两个又恢复了冷静,认为只要爆出纪念卿当年陪睡的丑闻就会被抛弃:“林长官,你不要被这个小贱人骗了!她——”

林复眼中寒芒一闪,就要把这两个污蔑战神大人的无耻小人抹杀,却被纪念卿出声打断:

“林复,安暖和黎明更要紧,先回去。”

“可是!”

关键时刻,纪念卿淡淡将他喊住:“至于这群背信弃义的畜生,我还有用,我会自己处置,走。”

“是!”

纪家众人眼睁睁看着林复带走纪念卿还有纪安暖、纪黎明,连大气都不敢出。

直到他们上了直升机,才恍然惊醒去扶倒在地上的梅年华和纪黍来。

“林长官怎么会对那小贱人这么好?”

“他肯定是被蒙在鼓里了!”

“对,只要我们拿出证据,谁不知道那小贱人当年的事……”

“呵呵。我说纪念卿怎么回来了,原来是仗着那点姿色傍上长官就迫不及待的回来耀武扬威,等真相捅破,就完了!”

纪家那对夫妇心里也是暗恨:“今天的耻辱,一定要让纪念卿千倍万倍地偿还!”

直升机落到一片别墅群。

是林复给她准备的,位于市中心,占地足足有一公顷,在寸土寸金的京都可谓是极致奢侈。

她微微蹙眉,没想到林复竟然准备得如此夸张。

“哇!姐姐我们可以住在这里吗?”

纪黎明扑棱着卷长的睫毛,眼睛闪亮亮的,他只是惊叹一瞬,转而又有些犹豫担忧的看相纪念卿:“姐姐,你这几年去哪里了呀?过的还好吗?”

纪念卿犹豫片刻点点头:“对我们暂时会住在这里,以后还会搬出去。”

这里在市中心,占地面积又如此大,过于惹眼了。

她仇家那么多,黎明和安暖住在这里不安全。

一旁沉默了良久的纪安暖也柔柔开口:“阿姐。这里挺好的呀,为什么要换地方。”他话音一顿又忍不住道:“你出去在外这里多年是怎么买得起这么贵的房子的?”

纪黎明看着一旁的纪安暖,像是有些畏惧似的,向纪念卿身后缩了缩。

纪念卿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这几年我过得很好,你们不用担心。”

心思敏感的纪安暖还想问什么,又停下,不敢再打扰纪念卿。

纪念卿没有察觉,安顿好妹妹和弟弟,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回查看这次的任务。

刚好她的任务目标在明珠市出差。

这人离岛后专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行业,经营赌场,平时无恶不作,简直就是社会毒瘤。看来他偷走的东西换了一大笔钱,让他快活了一段时间。

看着手中的资料,纪念卿眼神发冷,整理好东西查清楚对方的位置,便在脸上涂涂抹抹,换了一身打扮,趁着夜色出发。

晚上。

夜不眠酒吧。

这里是城中的顶级会所,只有超级vip才能进去,可这难不倒纪念卿。

她三下五除二的爬上墙,如同猫儿一般,翻身从窗上爬了进去,快速找到了沈然的房间,整理了一下头发,唇角扬起甜美无暇的笑容。

“砰砰砰。”规矩敲门声。

停了一会沈然才打开门,他瞧这眼前的女孩明显被惊的说不出话。

对方一身红裙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娇俏的小脸漂亮的不像话。

“沈先生是您好,是李总叫我过来的。”

沈然眼神仿佛黏在了她身上,忙不迭地点头,侧身赶紧让她你去。

纪念卿红唇微勾,就在沈然关门的一刹那,她悄无声息的朝男人的脖颈处砸去,下一瞬沈然软趴趴的晕倒在地。

甚至都没让对方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纪念卿正想将沈然绑起来审问,眼神却无意间看到电脑屏幕上有的一份文件。

那份文件上赫然写着纪黍来三个大字。

纪黍来怎么会跟沈然有来往?

纪念卿柳眉一拧,心下觉得事情不简单,正准备仔细翻阅,地上的人却提前醒了过来:“来人啊,刺客!”

纪念卿一激灵,立刻一脚将他踹飞去,紧张之下没控制好力道,对方头一歪,一口血喷了出来,又晕了过去。

门口的人听到响动,作势就要进来:

“该死!有人潜伏进来了,伤了沈然先生!”

“人应该还没走远,封锁酒店!快查!”

该死!

纪念卿面色微变,赶忙去了阳台上,跨过栏杆,顺手撕掉脸上的易容面具,身体悬空在墙上,然后纵身一跃跳到隔壁房间。

打开窗,里面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可即便如如此,纪念卿还是敏锐的感觉到房间里有一道查不可见的呼吸声。

有人!

她几乎本能就想要制住对方,却被擒住手腕,整个人被摁在床上。

纪念卿浑身轻颤,下意识的就要出手,耳边却想起一道低哑的声音:“难道你想被他们查到?”

是个男人!

纪念卿整个人如遭雷劈,半响没反应过来。她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的那天晚上,她被下药,送上了陌生人的床。

然后他也是这样,压着她的身体……

正当纪念卿愣神之际,门就突然被人撞开,外面的灯光赫然洒在她身下男人的脸上。

犹如刀刻般完美的容颜,落入她的眼底。

这是……傅氏集团的总裁傅天行?

传闻中位列世界富豪家族之首,掌握全球经济命脉般的存在,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明珠市这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