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春小说在线试读-绿春小说免费阅读

顾兰庭宋玉阶主角小说
《绿春》是作者唐镤创作的一部都市小说,顾兰庭宋玉阶为主角。顾宋两家医者世交。两家各自的独子,亦取兄弟相衬之名,以其名育其人,望他们日后能承长辈之交情,如兄如弟,世代长青。......

小说《绿春》在线阅读

谁曾想,这两位自幼不大对付。八字相合,品性却相差甚远。兰庭潇洒,玉阶冷清。

一个出国深造回来毅然做了中医,一个做了最年轻的外科主任。两人非但无兄弟之意竟生了苟且之实际。然后硬是成了夫夫,两家父母盼着能成就一段琴瑟和鸣的佳话。

但天不遂人愿,不遂你的愿,也不遂他的愿。

顾兰庭只谓是风流成性,婚姻与他是一纸儿戏,他既不喜欢宋玉阶,更见不得他喜怒不形于色,对人永远是一副温和面孔的做作样子。

宋玉阶温和有礼,进退有度。他生得最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端得一身温润如玉的性格。只不过他唯一的弱点就是顾兰庭。

罢了,在我看来,其实怪不得谁。

明眼人能看出宋玉阶如此在乎顾兰庭,当局者迷之下,宋玉阶隐瞒自己的暗恋,顾兰庭总想撕开他温和的伪装,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不曾往爱这一方面去想。

也怪不得顾兰庭如此,谁遇到这样子的宋玉阶,会生得出一份笃定的心意觉得他喜欢自己呢?毕竟,宋玉阶能面不改色的对着顾兰庭的小情人,甚至为他准备外出约会的衣服,宋出差还要为顾安排好暖床小情……

我知道宋玉阶,他只是不想输得太难看……

他们这如履薄冰随时一拍即散的薄纸婚姻,奉父母之命却在这漫长的七年仍未生出夫妻之情。即使人前作样,装的是个举案齐眉,伉俪情深。

可事实上这么些年,他以为是心照不宣的默契,在顾兰庭眼里不过是冷暖自知的勉强。

宋本想赌的,赌成年后再遇到顾兰庭,勾引也好纠缠也罢,像世间所有为情所困之人那般阴险地和他发生关系。他想赌,赌他终于得偿所愿炮友变夫夫,他能让顾兰庭……没那么讨厌自己,哪怕只是一丝眷恋。

宋玉阶不傻,却对顾兰庭有着无尽的谦让。

他从来都是心甘情愿。

他和顾兰庭,能够在清晨,躺着一个被窝讨论着同一本剧本。这本是宋玉阶刻板人生里,所感知到最浪漫的事情。

所以,当顾兰庭说,你知道人家情不情愿嫁给我?

原来,宋玉阶的存在,本身就耽误了他。

最后一次,异国他乡,德国小镇,初雪之后,满天星辰,宋玉阶播出一个语音电话,他说:“顾兰庭,这里的星星低得我伸手就可以抓到,近得好像能听到我说话。”

近得都能听到我在为千里外的你怦然心动。

所以,你可以不可以……

国内清晨,顾兰庭难得认真的在听宋玉阶说话,然后,外人的声音恰逢响起,所以,语音断了,暗恋也断了。

顾兰庭我不要你了,好不好?

一望无尽的光秃森林被皑皑白雪掩藏,就像是他曾经幻想过婚礼上对顾兰庭告白的誓言,被一并埋藏在雪里,随着温度和时间消散,只剩下一点水渍。

宋玉阶的人生似乎一直在习惯性地欺瞒。他骗了顾兰庭也骗了自己,他骗顾兰庭自己大度谦和能包容所有他施加的伤害,他骗了自己多情地认为在暗恋顾兰庭这条路上总是他受到不公。但他却忘了,他自己也从来没对顾兰庭坦诚过三分,顾兰庭又怎么会回头看他一眼。暗恋的人却先要求对方挑明关系看到自己,这本身难道不是可笑吗?

“从现在起,我再也不会回头看了”

一切都在悄然变化,落于俗套的心理也在如常上演,东西因为买不到所以更想要,爱情因为得不到,所以才知道后悔。

宋玉阶曾经以为关于他暗恋顾兰庭的那些过去,他会一辈子埋在心里,或者在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说给一个陌生人听,但是现在,当他作为旁观者把它当成一个无聊冗长的故事去叙述时,原来已经没什么了。

顾兰庭复杂地望着他,“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不说他便不可能知道,更不可能会庄重地重新看待他们的关系。

在国内的初雪夜,顾兰庭声音有些生涩:“宋玉阶,你为什么从来没和我说过?”没和我说过你喜欢我。

顾兰庭终于承认,他舍不得宋玉阶离开了,舍不得这七年他从未珍惜过他,舍不得宋玉阶再也不会抱他吻他喜欢他。

沙发上没有毛毯,书架是空的,床上只有一个人的枕头。回家的时候,蓝色的拖鞋只剩下一双,早上起来再不会看到头靠头的牙刷。

后知后觉到来的醒悟,总是这样的痛,连十指连心的伤痛都抵不上分毫。

顾兰庭看着枯萎的墨兰,空荡的房子,他想,那就从这一步先我走向你,从你决定结束这段感情的终点开始。想给他一个家。一个可以珍藏他所有胆怯卑微,所有悲伤失落的温暖地方。

一个属于顾兰庭和宋玉阶的家。

顾兰庭照顾宋玉阶留下来的玻璃花房,诵读他留下来的剧本,修生养性,沉淀他对宋玉阶的思念与浓厚的爱意。

“我正像爱上了一颗璀璨的明星,痴心的希望着有一天能和他结合,他是这样高不可攀;我不能逾越我的名分和他亲近,只好在他的耀目的光华下,沾取他的几分余晖,安慰安慰我的饥渴。”

顾兰庭本以为他可以用这种方式慢慢浸润宋玉阶现在的生活,却不知道耀眼如宋,哪会缺少追求者,何论他早就想往前走了。

顾兰庭惊慌失措的追去国外,却发现自己早已没有立场去追随他的星星了,他敛起锋芒,苦涩微笑,每一次笑容背后,都不过是爱他而深藏起忧愁,唯独希望保护他的甜蜜长存不变。

他们以为一个往前走,一个退一步,就能给彼此余地,海阔天空。殊不知,当他们的喜怒哀乐,生活习惯都由对方掌控时,再努力的追求者,也不过是连配角都不是,悲欢离合自在主角心里,配角和观众,始终不是能给出答案和结局的存在啊。

顾兰庭只是一声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来晚了,对不起。”他太晚才知道,宋玉阶的胆怯,是因为从前他将他的心一次次踩在脚下,他从他那里学到了要讨好顺从,学到了付出真心和温柔却不可能收到回报,学到了爱人却失去了被爱的能力。

那些即使顾兰庭用余生填补,也无法弥合的伤痕,一直都在静默而不抱希望地等待他温柔的抚摸。

他一路绕了很多弯路,曾经肆意妄为天不怕地也不怕,曾经尝到过失去和被夺走后的绝望,曾经也在暗恋里谨慎懦弱失去勇气。他们在雨里狼狈又浑身是伤地抱在一起,浑身带刺却义无反顾。是即使一辈子都要背负无数的悔恨愧疚,却也要彼此拥抱的决绝。

这点微弱又不抱未来的触碰,是他们花了人生三分之一的光阴换来的,是要付出很多代价才能偷来的余生相守。他们的世界很小,手是医者仁心大慈大悲的手,心却狭窄得刚刚只够那个人。

宋玉阶眼睛里有雾气:“我一点都不好,胆小,自私,脆弱……。”但是,“我喜欢了你好久,顾兰庭……。”

顾兰庭吻着他的眼睛:“你知道吗?我爱的就是现在的你。”

他们似乎总是在感情的路上迟了几步,做错了很多也错过了很多,但是又好像因为彼此的退缩而在这一时刻刚好遇到。还有什么是比步调一致的相互喜欢,更好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