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白柠傅宸第9章火爆章节在线

白柠傅宸主角小说
经典美文《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由知名作者米莱最新创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柠傅宸,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她从小父亲失踪,母亲改嫁,跟着奶奶生活在乡下,逃课打架喝酒样样行,是别人眼中的混混无赖。十九岁,母亲接她回继父家。......

小说《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在线阅读

第1章 替嫁

历城,季家。

“白柠,嫁给傅少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虽然傅少快死了,但他死后你也能分到不少家产。”

主位上,一位老太太端坐着,手里拿着一根拐杖,布满皱纹的眸子盯着她眼前的女孩,眸里的嫌弃意味十足。

白柠背着黑色的挎包,一身纯黑色的卫衣,她低垂着眸,眸子半眯着,双手插在兜里,漫不经心的点点头。

“我警告你,最好听话,好好讨好傅少,事事以季家利益为主,为季家拿下项目上的投资,等傅少死了,我便能还你自由。”

白柠抬了抬眸,嘴角勾出一抹邪气的笑,“我不听话呢?”

老太太神色一变,眸里掠过一道狠意,一张脸扭曲又狰狞,“要是不听话,我便把你送到京城的销金窟,让你受尽人间折磨,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

闻言,白柠挑了挑眉。

销金窟?

她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地狱。

“你奶奶已经被我送到市中心的VIP病房了,要是想救你奶奶,你知道该怎么做。”

“恩。”白柠依旧敛着眉,声音低低的,浅浅的。

这时,白柠的手机响了,是短信的铃声。

她掏出手机,动作缓慢的回复信息。

季老太太见白柠竟敢不把她放在眼里,还当着她的面玩起了手机,顿时怒火中天。

她猛地一拍桌子,怒声道,“我在跟你说话,你居然在玩手机?还有没有教养?”

“一个乡下人,从小没妈教育,就靠半死不活的奶奶养,能有什么教养?”开口的是季欣蕙,季老太太大儿子季易宇的二女儿,字里行间尽是尖酸刻薄。

白柠眉眼微抬,瞳孔里折射一道冷光,她双手插在兜里,单薄的身影风一吹就倒,身上却散发着强大的气势。

季欣蕙被这一眼吓住,下意识的垂下了眸。

“不好意思,我是个野孩子,不知道礼貌是什么。”白柠收回目光,面容清冷,没什么表情,语气不紧不慢的。

季家人被她的态度惹怒了,有人忍不住骂道,“哼!一副穷酸样,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你可别这么说,毕竟人家以后可是要嫁给傅家大少爷的,万一找我们麻烦怎么办?”有人嘲笑。

“哈,就她还找我们麻烦?别被傅家大少爷吓死才好。”

周围嘲笑的声音一道接着一道。

白柠抬眸,不冷不淡的扫视她们一眼,最后目光停留在季老太太旁边站着的女人身上。

那女人是她亲妈,孙予柔!

她在季老太太旁边低眉顺眼,却对白柠怒目圆瞪,似乎在眼神警告她,让她安分点。

可笑的是,她的亲生女儿被别人当众嘲讽谩骂,她却充耳不闻。

白柠勾了勾唇,收起手机,目光直视老太太,“还有事么?没事我饿了!”

“你!”季老太太被气的不轻,却只能强忍着。

现在还指望白柠替季馨嫁人。

“罢了,孙予柔,你带她回去洗漱洗漱,顺便教教她规矩,几天后的订婚宴,要是给我搞砸了,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老太太摆了摆手,示意孙予柔带着白柠走。

她是多看白柠一眼都觉得糟心。

到底是乡下来的,上不了台面。

“是,妈。”

孙予柔说了句,就强拽着白柠离开了。

一路上,孙予柔没说一句话。

直到车子停在明华园别墅。

这里是孙予柔和她二婚丈夫季易安的家。

一进门,孙予柔就动作粗鲁的把白柠推进们,怒声道,“我警告你!这里是季家,不是你奶奶家,你最好把你的坏习惯都给我收起来,要是再在季家这些人面前丢我的脸,我饶不了你!”

白柠双手插在兜里,眉眼微抬,一副痞里痞气的样子看着她。

十几年前,她父亲失踪后,孙予柔不顾夫妻情分,毅然决然的把只有一岁的她扔给奶奶,自己一个人跑到历城,嫁给了历城的富豪季易安。

十几年来,对她不管不顾,现在为了利益接她回来,依然对她是这样一幅嘴脸。

孙予柔嫁到季家十几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她举手投足间都是贵妇的做派,眼下瞧着白柠一副街头混混的模样就来气。

“这次跟傅家联姻,是你的机会,嫁给傅家大少爷,你能少奋斗几十年。”

闻言,白柠抬起了头,看着眼前这个对她谆谆教导的人,忽然就笑了,那笑容有些冷,不达眼底,“这么好的事,怎么不让你二女儿去?”

“你能跟馨儿比么?她可是我精心培养出来的,将来势必有更好的人生,怎么能嫁给傅家那个……”

谁不知道傅家大少爷半年前生了一场大病,不仅脾气暴虐,容貌尽毁,而且传闻,傅家大少爷可能活不了两年了。

她绝对不能让季馨年纪轻轻就丧偶,掉进火坑。

“妈!你回来了?”这时,一道娇滴滴的声音传了过来。

孙予柔看见她,愤怒的脸立马化作一团柔情,“馨儿,你不是去练琴了吗?怎么这么早回来?”

“我……”季馨垂着眸,一副娇柔的样子,“我担心你们没谈好,妈,我真的不想嫁给傅少……”

“放心吧,妈都安排好了,绝对不会让你嫁过去的!”孙予柔安慰道。

季馨松了一口气,视线落在白柠身上,“这位是姐姐吧?”

她走过去,伸出手,笑的很甜,“你好,姐姐,我是季馨。”

白柠看着她伸过来的手,白皙又纤长,一看就是常年保养。

她抬眸,盯着季馨的脸,眉宇间,两人有几丝相似之处。

她淡淡的瞥了眼季馨,直接越过她上了楼。

“白柠!”孙予柔一见她的态度就来气,顿时就吼了出来,“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妹妹跟你说话,你没看见么?你要是再给我目中无人,我立马停了你奶奶的药。”

白柠脚步微顿,回头看了眼她,那眼神冰冷。

随后,她什么话没说,进了房间。

“你!”

孙予柔气的不轻,脸色都泛着青紫。

季馨急忙安抚,“妈,别生气,姐姐大概是内向,我以后会好好和姐姐相处的,争取让她接受我们。”

“馨儿,还是你好。”看着这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孙予柔心里好受多了。

“妈,要是姐姐反悔呢?”季馨有些担心,白柠看上去不像那么容易妥协的人。

“我有的是办法让她老实听话。”孙予柔狠声道,对付乡下丫头,她手段多了去了。

季馨笑了笑,眸子不自觉的看向楼上紧闭的房间,一道不易察觉的光掠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