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继承人作者入夜无缺作品《最强继承人》

向南主角小说
火爆新书《最强继承人》由入夜无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向南,内容主要讲述:第三章 有故事的姑娘小江南是南山市一家贵出了名的餐饮店,在南山市人人都知道这家饭店,可是却只有有钱人才能吃得起。那姑娘倒吸了一口凉气,小声试探的问道:"那个地方......咱们换一家吧,那个地方......太贵了,我,我............

小说《最强继承人》在线阅读

第五章 每样给我来十份

"先生,我们这个是一对儿起要,您是要多少?"

武翔飞盯着后面的价格,1666元一只,那一对也就是3332元。

"我知道你们一对起要!给我来一对!"

武翔飞咬着牙,狠了狠心点了一对。他现在唯一的筹码就是向南不敢花卡里面太多钱。

"给我来十对!"

还没等经理搭话,向南随口轻描淡的一句话,把经理说得热血沸腾。

一定是金额太少了!

"海胆酱焗加拿大龙虾!"

一只9999元,武翔飞不相信向南能跟自己尬到底!

"来十只。"

"羊肚菌鹅肝炒和牛!"

"十份。"

"金酱焗老虎球!"

"十份。"

"银针芙蓉炒帝王蟹脚!"

"十份。"

"花胶海参烩鲜虾!"

"十份。"

武翔飞自杀的心都有了,他的这张卡里面,余额应该是不多了,自己估计,大概只剩下了不到十万块钱。

若是在普通饭店,十万块钱至少也能吃个两三年,可是在小江南,随便点几个菜,就有可能超标。

今天武翔飞并没有想来这里吃,只是想拍个照片就走,结果没想到一转头在小江南的门口看到了向南。

一开始只是抱着装B的心态聊两句,没想到装B装过头了,本来他还想留点余额等到自己揭不开锅的时候,来吃顿海鲜炒饭也好啊。

此刻武翔飞的脸涨的通红,一句话也不说了。

旁边的经理笑的嘴都咧到了后脑勺,只是不住地说着好好好是是是。

"向先生,这个海鲜炒饭您是不是也要十......"

经理见武翔飞不再点菜了,想要试探性的问一下向南,可是一看向南那个要杀死人的眼神,吓得一句话都没说完,就硬生生的换成了,"我的意思是,您要不要来份汤类的菜品,能帮助消化。"

"问你呢,翔,要不要来份汤类的菜品呢?"

"额,那个,不要了,我够了。"

豆大的汗珠从武翔飞的额头滴下。

"罢了,来三份这个粥,这个南瓜小米粥泡辽参,我送给翔先生一份,算我的。"

"好的向先生,翔先生,我给二位对一下菜单。您两位都点了焦糖汁焗澳洲大鲍鱼,海胆酱焗加拿大龙虾,羊肚菌鹅肝炒和牛......"

"不用对菜单了,去准备吧。"

武翔飞实在是不想听经理继续对下去了,每说一道菜,自己的心都像是被刀刺了一下。

经理在同时得到向南示意以后,下去准备菜品了。

"那个服务生,都给我打包,我带走。"

武翔飞实在是受不了被向南注视的感觉,从刚才一直到现在浑身的汗就没停过,都湿透了。

因为就在刚刚,他说买单,服务生给他刷了卡,他一看,账单上显示这顿饭花了49980,卡上余额99。

幸亏没再多点一道菜,不然钻地缝都费劲了。

不一会,菜一道一道的都上来了。

武翔飞拎着几份精美的包装盒,起身就要走。

"翔,这就要走了吗?不在这儿吃啊?"

"那个,我,我回家吃,我刚想起来,我,我还有事。"

武翔飞现在连话都说不利落了,他现在就祈祷着向南别提把脑袋当球踢这个事,赶紧让自己走就得了。

向南点了点头,"行,那你先去忙,回头有时间咱们再聚聚。"

话刚说完,武翔飞微微点了点头,逃荒式的走了。

几个服务生在旁边看着,忍不住捂着嘴笑了,向南一瞪他们,他们又马上恢复了礼貌的微笑。

武翔飞怕向南提脑袋的事情,其实向南才不会再提,得饶人处且饶人,这是这几年母亲交给自己的道理。

这脸已经打得都疼了,就别再给武翔飞难堪了。

"吃,别客气。"

向南把鹅肝推到薛梦面前,"女孩子多吃点鹅肝好。"

"咱们是不是点的太多了,你都是十份十份的点的,咱们吃不完太浪费了,这里还这么贵。"

本来向南说要带她来吃饭,她都已经做好了吃不饱的准备了,结果没想到向南点了十个人的量。

"听着多,他们家的菜量特别少,一口一份。吃吃看吧。"

反正向南是想撩开后槽牙吃痛快的。

果然,菜过三巡,桌子上没吃的就还剩半碗粥了,还是薛梦剩下的。

结了账,两个人走出了小江南,再出来,向南立刻觉得连空气都是清新的了。

"谢谢你今天陪我吃了一顿饭。"

向南由衷的感谢,"后面你要回家吗?我可以帮你打个车。我的车被拿去修了。"

一听到回家这两个字,薛梦的神情又闪躲着,像是非常抗拒回家一般,当然,这都被向南给捕捉到了。

"我们也可以走走。"

两个人沿着马路走了很久,各有各的心事,谁都没有再说话。

"我想喝酒。"

"啊?"

向南实在是没想到面前这个小姑娘一张嘴的诉求竟然是喝酒。

左右自己也没事,况且一提到酒,自己确实也想喝两杯,毕竟今天烦心事也不少。

一开始向南提议去酒吧,结果薛梦却拉着向南找到了一个烧烤店。

本来两个去小江南的时间就不早了,两个人又走了这么久,幸亏是夏天,要是冬天,六点多钟的时候天都快黑了。撸串喝酒确实也应景。

两个人因为心情都很不好,所以很快就上头了,喝到最后,谁都不知道彼此喝了多少酒。

"额--"

向南伸了一个懒腰,清醒过来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了。

大概是因为昨天喝得太多了,到现在了头还是沉沉的,一动就有点疼。

想要翻个身接着睡一会,可是下一秒,向南就清醒无比了。

旁边还有个人!

向南伸手慢慢把被子掀开。

那人背着身子,长长的头发,皮肤超白,细腻又光滑,看上去好像是什么都没有穿!

是薛梦!

"wc!"

向南赶紧把被子盖上,他难以置信的眨眨眼,努力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两个人都想喝酒,于是就去喝了酒,连话都没怎么说,就是一直在喝酒,然后,然后就不记得了!

薛梦好像一直是在跟自己喝酒,后来,就都喝多了,再后来,就来开房了?

不是吧?向南用双手使劲挤压着自己发胀的脑袋,他分明记得,昨天晚上王媛来找他了,然后两个人就抱在了一起啊!

难道?

昨晚出现了幻觉?自己抱得人,是这个姑娘?

再然后,有没有做什么羞羞的事情,向南实在是回忆不起来了。

"我,你,你能给我把被盖上吗?或者,你闭上眼也可以。"

显然,薛梦已经醒了,她小心翼翼的征求着向南的意见。

"额,对不起。"

向南毫不犹豫的直接转过身,背对着薛梦。

薛梦见状直接下了床,快步走进了卫生间,接着里面传来了打开花洒的水声。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向南真的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他低头看着自己,全果。

心头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现在的向南,大脑一片空白。

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反倒好说了。主要是现在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真得不知道善后工作要怎么处理。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真得是太过于大起大落,电视剧里面都不敢这么写!

不知道过了多久,薛梦裹着超大号的浴巾从卫生间出来了。

向南抬头望去,薛梦脸上的妆容全都被洗掉了,大眼睛,双眼皮,干净的脸蛋还有点婴儿肥,更显她的稚嫩。

不会她还没十八吧?如果真的是,那自己的罪过可就太大了!

"你,你多大了啊?"

"我今年二十了,怎,怎么了?"